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行走马拉卡纳

来源:教育网-中国最新的教育新闻门户网站 2016-08-23 13:0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奔波在一线的记者对于奥运会的感受,似乎永远是一对“快”与“慢”的矛盾体。每天辗转于各个赛场,顶着截稿时间的压力写稿,常常“一抬头天就黑了”。再精彩的比赛也无心恋战,惦记的总是快点去混采区,抢一个好位置。掐着指头算着归期,但真到了曲终人散时,内心竟然萌生一丝惆怅。

  奥运会抑或里约城,于我都是第一次。这里的一切都新奇,唯有一个地方陌生又熟悉,那就是马拉卡纳。年少时迷恋看足球,从解说员口中第一次听到“马拉卡纳惨案”。后来读《贝利自传》,原来球王第1000个进球,正是在那里上演。桑巴国度以足球为信仰,而马拉卡纳就是巴西人的“圣地”。

  里约奥运会的开、闭幕式设在马拉卡纳。印象中的“圣地”,即便不似初建时能容纳20万人的恢弘,但“世界上规模最大足球场”的盛名,依然令人心驰神往。但开幕式时的初次相见,稍显破败而杂乱的基建与平淡无奇的外形,叫有心朝圣的我不免失望。

  于是,这成了一个“未完成”的心结,越临近奥运尾声,再度赴马拉卡纳的愿望越强烈。巴西队与德国队的决赛,便是不容错过的良机,在一个阴冷的晚上,我见到了马拉卡纳的真实面孔。8万人的足球场,被主队的黄色球衣所覆盖,山呼海啸的呐喊几乎要震破耳膜。球迷们狂热的神情,让人真的相信一旦巴西输球,能不能逃出疯狂的人群,恐怕要靠运气和人品了。

  世界杯时巴西1∶7惨败于德国并非发生在马拉卡纳,巴西足球脆弱的神经线经不起更多摧残,而马拉卡纳是捍卫荣耀的最后阵地。好在,巴西队赢了,即便是含金量不高的奥运金牌,首次获得的狂喜依然席卷整个马拉卡纳。通道里,不断有巴西球迷嘶吼着跑过,陌生人之间也彼此击掌。那一刻我在想,就像哭到失态的内马尔一样,这个国度对足球的迷恋已然浸到骨子里。

  我没有再去奥运会闭幕式,因为真实的马拉卡纳,只存在于有足球的时候。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23日 15 版)

上一篇:奥运从里约寄往东京 下一篇:再见,里约

明升体育开户http://www.0010100.com/a/ozb/7385.html

推荐阅读
我要纠错编辑:刘亮 责任编辑:王敬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