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凤凰网财经独家 :很多经济学家是零 我是零多一点

发布时间:2019-09-28 17:54

  被誉为“华人世界里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屡屡参与到中国经济改革的讨论中,为内地改革开放开出药方。他出生于中国香港,幼年时期遇抗日战争,随母亲前往广西避难,成年之后先后求学加拿大和美国,获得博士学位,曾在芝加哥大学、华盛顿大学等世界名校执教,并担任华盛顿大学教授。上世纪80年代回到香港大学,担任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讲座教授。主要代表作品有《佃农理论》、《中国的经济制度》、《经济解释》、《蜜蜂的神话》、《卖桔者言》等。

  2008年,他的著作《中国的经济制度》出版后得到广泛关注。在序语中,他骄傲地写到:“回顾平生,在学术研究上我老老实实地走了一段漫长而又艰苦的路。1967年写好博士论文《佃农理论》,2008年写好《中国的经济制度》,相距四十一年,二者皆可传世,思想史上没有谁的智力可以在自己的顶峰维持那么久。上苍对我格外仁慈,给我有得天独厚之感。”

  名气与争议往往如影相随。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很多同行经济学家对他的狂傲不羁颇有微词。在2008年前后,的“惊人之语”风靡一时,有11名教授联名批评,要对“热”“降温”,“扑火”,《对“热”的一点冷思考》等批判见诸报端。

  的狂傲不羁、喜出狂言,让他在经济学圈获得“狂生”之称。其实“狂生”一词,是在二〇〇〇年的一篇题为《狂生傲语》的文章(后以此名结集成书)里自封的,跟着传了开去。

  论语有云: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1935年出生的今年已经83岁,时光流逝,他并没有变得与世无争,依然犀利如初。

  :中国有今天,我的贡献是很少的,我知道很多人认为他自己有很多贡献,但我自己知道我贡献很少的,但可能比他们的要多,他们是零,我是零多一点,中国有很多能干的人,比我厉害的人很多的,四十年前,中国穷得很厉害,我回来帮忙是应该的。

  :如果我不回来中国,我的《经济解释》那五卷不会写得这么好。西方的同事见过一个世界,我见过两个。

  :现在2019年了,还在改。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写了十二年,我写十九年,我的应该比《国富论》要好——这是我的意图,是成是败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