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儿童社会

发布时间:2019-08-24 17:12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儿童社会是根据儿童成长过程中的,通过构建虚拟的社会环境、同伴环境、性别化和性别角色认同等心理成长的需要,提供的一个针对儿童成长的微缩社会环境,小到一个空间内的简单道具和一两个小朋友,大到模拟一个城市环境和城市职业系统。[br/]

  完成儿童社会模拟的主要因素有两个,一个是特定的角色和主题,即参与的儿童主体;二是基于角色的情节,即预置发展的故事情节。

  对于孩子的发展,从幼儿期到青少年期,孩子的心理始终处于一个发展阶段,在这个持续的过程中,孩子个性和社会性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包括性别化和社会化,儿童的基本生物特种、社会经验和认知发展之间相互作用,共同影响着儿童的性别化和性别角色认同的发展。

  在儿童社会中,孩子还可以构建同伴关系,同伴关系在交往过程中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一种儿童间特别是同龄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它存在于整个人类社会。无论是在狩猎采集时代还是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尽管儿童接触的环境有很大变化,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儿童都有与其他儿童进行交往的机会。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单纯是依靠来抚育儿童的。儿童实际上生活在两个世界,一个是包括父母和其他在内的客观世界,另一个就是基于同伴关系的同伴世界,我们也可以成为儿童社会。

  大量的研究文献表明,同伴关系有利于儿童社会价值的获得、社会能力的培养以及认知和健康人格的发展。

  同伴关系的存在,可以让孩子满足自己的归属感和爱的需要以及被尊重的需求。儿童在同伴集体中被同伴接纳并建立友谊,同时在集体中占有一定地位,收到同伴的赞许和尊重而产生一种心理上的满足,这有益于儿童的成长和发展。但归属感无法在一对一的友谊关系中获得,归属感是指一个人属于群体和被其接纳的感受。所以儿童社会才是这一价值体现的必要环境。

  对于同伴交往,可以为儿童提供了学习他人反应的机会。儿童在同伴交往中学习如何与他人建立良好关系、保持友谊和解决冲突,怎样对待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怎样对待敌意和专横,怎样对待竞争和合作,怎样处理个人与小团体的关系等。这一切都是平等进行的。与父母不同,同伴既是平等的,又是铁面无私的。同伴对儿童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强化、模仿和同化机制实现的。同伴榜样在改变儿童行为和态度中具有很大潜力。儿童常模仿同伴的行为并将其同化到自己的行为结构中去。

  再者,同伴还是儿童特殊的信息渠道和参考框架。例如,儿童常从同伴那里获得一些不便或不能从那里得到的知识和信息。在同伴集体中,当发生规范性冲突时,儿童考虑到同伴提供的信息和团体规范,会表现出从众行为。儿童自我概念的形成也得益于同伴集体。同伴既可以给儿童提供关于自我的信息,又可以作为儿童与他人比较的对象。儿童在将自己与同伴比较的过程中形成对自我的评价。

  如果同伴关系不良的孩子,由于与同伴交往机会有限,他们的发展将导致社会适应困难,比起其他儿童,这类儿童容易出现退学、逃学现象,容易产生孤僻、退缩、冷漠、压抑或其他心理障碍,容易加入不良团伙和未来犯罪率。在很多心理和教育领域的研究中表明,在学校里被同伴拒绝的孩子比有良好的同伴关系的孩子更容易参与不良的社会团体和社会活动。所以,缺少同伴关系和社会化成长的孩子,是孩子未来成长中非常危险的潜在因素。对同伴拒绝的经历对儿童的行为有病理性的影响,这种影响尤其在男孩身上更为显著。

  但随着孩子成长,逐渐在学龄前儿童阶段开始更多的接触其他孩子,这种同伴的接触数量和频率大大增加,他们逐渐的把自己从对的依靠中解脱出来,逐渐加强了自己的同伴观念和需求,并主动的营造更多的同伴环境和社会化活动,逐渐喜欢和其他同伴接触,喜欢和他们一起完成一些活动。

  孩子在3岁以后,孩子开始有针对性的选择同伴,并逐渐对同性同伴更加偏爱,经常和他们一起游戏、活动。之后慢慢开始建立起友谊,交往更加密切。儿童从事社会性程度较高的合作大大增加。

  所有这一切的发展,对孩子的一生性格、喜好、未来职业取向、社会技能的选择等方面产生重大的影响。

  针对社会上涌现出的各种儿童职业体验馆,是一种儿童社会构,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达到儿童成长的环境构建要求,但是其游戏环节设计、辅导员专业知识能力、同伴间相互作用挖掘等各个方面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基本上没有达到要求。

  对于婴幼儿、青少年等不同年龄段的群体,是身体、心理快速成长的时期,比如3~6岁是语言学习的最佳时期,也是脑发育的时期,在这些年龄段的孩子,3岁和4岁的思维结构和心理程度存在很大的不同,而成长的家庭环境影响较小,年龄差距的影响巨大,对于模拟儿童社会的各个环节中,如果不能兼顾到这种年龄因素的话,将很难达到对孩子有正面导向的作用和帮助。

  商业化的运作很大程度上追求了一种盈利模式和商业模式的成熟,但是不等于教育模式的建立和成熟,商业性的策划不能带来教育价值的体现和建立,儿童的同伴需求和社会化需求确实非常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也是孩子成长所必需,但是教育本质的丢失无法形成儿童职业体验馆经营的核心价值,一味的商业化炒作,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和恶心循环,最终徘徊在生死攸关的求生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