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于建嵘:社会“变狠”是今天严峻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9-10-03 12:14

  今天中国社会最新的变化,就是社会结构的失衡、人们心理的失衡进一步加深,有越来越多的事件来刺激人们,比如贫富悬殊、打人、强拆、儿童饿死,等等。加深刺激到什么地步呢?导致人们在行为上、心态上都产生严重的问题了,做事越来越不计后果,心比较狠,这和前些年,人们在心态上相差甚远。所谓的不安全感弥漫,其实就是大家都变得对别人有威胁。

  早些年,我曾提出过“泄愤”的概念,就是在人们心中有一些愤怒。这些年,有些不太一样了。最明显的变化是,社会各个阶层都普遍出现了这种状态,社会变狠,不局限于哪个阶层。得不到利益,或者利益受到侵害的不高兴,这很容易理解。现在即使是得到利益比较多的人,也变得愤怒。在微博上,大房地产商骂娘的也很多,给人的面目也是“变狠的角色”。

  目前社会“变狠”,从社会行为上说,就是底线不断被突破。这个底线,包括心理底线、人性底线、社会惩罚底线,人们干一些事,没有心理障碍和任何惩罚的禁忌了。比如,有的有钱有势者,开车都敢轧人,并且口出狂言,放在以前,有几个敢这样干?再比如拆迁中,有的动用黑社会力量上阵,制造,根本就什么都不怕。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可以认为,中国社会在演化上,正处于从失衡到了一个重构的临界点,这个临界点是具有伸缩性的,到底在哪里,取决于诸多因素,比如经济的增长问题,比如政府解决社会问题的意愿和努力。

  而社会变狠的原因,简而言之,就是社会利益失衡和规则失效,导致了人们的社会行为发生变异,出现了“狠化”的趋势。变狠,是社会规则失效最直观的表现。

  要想改变现状,政府一定要给社会希望,有了希望,人们的预期就会慢慢稳定下来。希望有很多,公平正义的希望,用法治的规则来解决问题的希望,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