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从持续亏损到营收6491亿阿里大文娱或将迎来最优发展期?

发布时间:2019-09-20 07:55

  1月30日晚,阿里巴巴集团公布2019财年第三季度(2018年10月到12月)业绩,报告期内营收达1172.78亿元,同比增长41%。

  被戏称“阿里内部亏损王”的大文娱,在2019财年大三季度实现收入64.9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对新一年的文娱事业来讲,是个不错的开局。

  一直以来,由于阿里内部频繁的人事调整以及多变的战略布局,大文娱在发展方向的不断调整之中,业务涉及范围广却焦点模糊,着手多领域却收效甚微。

  即便作为阿里大文娱重点发展的优酷,也在与腾讯的竞争中“节节败退”。文娱发展矩阵的不完整,严重制约了阿里大文娱的进一步发展,也是近年来文娱产业处于亏损状态的重要原因。

  不过,通过2019财年三季报来看,阿里大文娱似乎在不断壮大,尤其是阿里影业,以一档《啥是佩奇》的宣传片重回人们的视线,不仅如此,还联合出品了多部春节档电影,成为春节档的最大玩家。

  2019年良好的开局,是否能够使得阿里大文娱补齐自身以原创内容不足为代表的发展短板,顺利应对行业的发展困境,还要看其未来的发展策略,以及自身的竞争力。

  根据以往的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的业绩一直欠佳。据阿里巴巴发布的2018财年报告显示,第三季度阿里大文娱的亏损规模进一步扩大,达到48.05亿元,这一数字较2017年同期亏损增长了近15亿元。

  而前两个季度,阿里大文娱板块的亏损额分别为35.41亿元、38.02亿元。前三季度大文娱板块累计亏损了107亿元,成为阿里内部的亏损王。

  阿里大文娱曾在2018年第四季度进行了管理层调整,原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大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因经济问题被调查,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及优酷总裁一职由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兼任。另外,阿里大文娱其他业务高管也在不断做调整。

  俞永福在就任阿里大文娱董事局主席兼CEO之时,曾对外宣布阿里大文娱的定位是做产业基础设施,完成对用户、内容和商业三大产业的基础设施升级。

  此后,俞永福又提出3+X的业务矩阵战略规划,并一再强调以“富养女儿”的心态做内容。但是实际上阿里大文娱做与基础设施相对应的流量渠道和做内容之间,其实一直摇摆不定。

  而樊路远在接手阿里影业CEO之后,就率先澄清了俞永福提出的“专心只做基础建设”的说法,提出“内容+基础设施”双轮驱动战略,强调“内容产出和基础设施一样,都会成为阿里影业双轮驱动中的核心环。”

  这种战略上的调整,直接导致在执行上的冲突,阿里大文娱尽管在一年之内投入近百亿资金,试图在基础设施和内容上取得突破。但最后阿里大文娱非但没有实现战略计划中所说的业务突破,而且还有许多业务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纷纷掉队。

  经历6年的发展,腾讯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新文创矩阵:腾讯游戏、腾讯文学(以阅文集团为核心)、腾讯影业、腾讯动漫和腾讯电竞,加上企鹅影视、腾讯视频和腾讯音乐以及腾讯投资的一系列文娱独角兽斗鱼、虎牙、快手等,文娱生态版图已经成型。

  在腾讯视频、爱奇艺爆款频出的当下,优酷还是显得有些弱小。网络大电影就是体现之一,有制片公司负责人表示,“爱奇艺每周更新几部网大,腾讯每月更新几部,优酷基本不怎么更新。”而且在长视频排位战中的表现似乎不尽人意。2018年3月,优酷月活用户规模为仅4.12亿,居行业第三,明显掉队。

  在游戏板块,阿里从发行领域开始,着手联合文学、影业、优酷推行IP裂变计划。不过,武动乾坤、烈火如歌两款手游并没有阿里游戏的IP裂变计划显现较大成效。

  然而腾讯泛娱乐自始至终围绕着一个核心IP。而IP的最大变现出口就是游戏。因此在阿里开始进军游戏领域时,腾讯已在这一领域独占鳌头。

  根据易观发布的《2018中国移动音乐市场年度综合分析》,在月活过亿用户上,腾讯系音乐产品遥遥领先,虾米音乐的日活为1131.29万。而用户活跃度排名前三的App分别是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和QQ音乐,虾米音乐仅排到第五位。

  在文学方面阿里依旧处于劣势,虽努力打造IP,但从百度搜索风云榜的小说排行榜中,当前热门网文排行中剑来、白鹿原等热门网文中,大多属于阅文集团和百度文学,阿里文学的独家爆文占比低。

  但在随后发展的两年多时间里,由于缺乏优质IP,阿里影业只有四部主控制作的影片,尽管聚集了众多大卡司,但是票房依旧惨淡。阿里影业2016 年的收入达到9.04 亿元,净亏损也高达为15 亿元,2017 年上半年的亏损也达到了5.25 亿元。

  但是,在2018年,阿里影业凭借阿里的巨大的流量,以及大数据和优酷、华视等分发平台做IP产品分发。随着为影视剧做宣发的平台“灯塔”的上线,《西虹市首富》、《无双》、《我不是药神》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

  在收获红利的同时, 阿里影业逐渐加快在影视领域的进军步伐。《啥是佩奇》的刷屏,使得阿里影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而且除了《小猪佩奇过大年》之外,阿里影业也是《新喜剧之王》的主要出品方,以及《流浪地球》《廉政风云》《飞驰人生》的联合出品方。

  据猫眼电影专业版显示,截至2019年1月30日上午,《飞驰人生》就以6802万票房位列第二,《新喜剧之王》以及《流浪地球》分别排在第三/第四位,阿里影业可以说是2019年春节档最大的玩家。

  而作为阿里影业强大竞争对手的华谊兄弟,近期却屡遭重创,不仅没有出现在春节档,而且#华谊借阿里影业7亿元#还登上微博热搜,似乎内部发展的资金已不能保障,这样看来,在2019年有些萧条的局面,更是使阿里影业的开局显得异常火热。

  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和其他影业相比,阿里影业的内容制作业务还是处于劣势,这使得阿里影业之前在内容制作业务经营板块一直有所亏损。

  对此CEO樊路远也指出,没有内容的公司就不是一家好的文娱公司,阿里大文娱对优质内容投入依然不设上限。

  对于当前对于阿里大文娱方面的质疑,张勇表示,“对于文娱产业来说,阿里是个新来者,也有一个艰巨的学习过程。我们仍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呛一些水,碰到一些问题。”

  他表示看中文娱产业在阿里构建消费大生态中的战略地位,并强调,“最关键还是坚信它是未来消费大生态必须的组成部分。”